企业邮箱
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
 
  简体中文 English

新闻动态

公司新闻
行业动态
 
 
0355-3031500
 
 

 

诗歌已成为成功人品味生活的“作料”
2020-03-13

【主编手记】


赵春源


       “巍巍羊头山,雄锥入云天。北魏石窟群,半山坡上建。炎帝尝百草,农耕万代传。地理很特殊,鸡鸣听三县。”作者李树林是首阳山煤业一名普通的矿工。这首五律诗虽然还有改进或商榷的地方,但编辑依然看到了他对诗歌喜爱和不间断地探索。近几年来,他一直默默地写(投)稿,从矿工生活工作的不同视角捕捉瞬间,可谓是:孜孜以求,其情绵绵。



       “巍巍羊头山,雄锥入云天。”诗的前两句以白描的手法点题,仅用“巍”、“雄”二字一下子升华了羊头山的气势。诗的三四句“北魏石窟群,半山坡上建。”则以“补”的形式交待了半山坡兴建的石窟群出自于北魏时期。简言之,诗的上半阙立意新颖,平仄工正。“山”势和古文化遗址跃然纸上,从结构上显得洒脱自然,从文体上且为诗的下半阙过渡埋下了伏笔。“炎帝尝百草、农耕万代传”两句引出了一则《炎帝尝百草》的典故,但凡多少了解泱泱五千年华夏历史的人对此典故并不陌生,甚至对典故的出处和情节耳熟能详。继女娲、伏羲之后出现的这位“了不起”的人物——炎帝神农。大约距今4500多年以前,黄河上游居住着氏族部落,部落首领炎帝细心观察各种性质不同的土壤,以便在湿干、肥瘠、高低不同的土地上种植不同的作物,从而更加合理地利用土地。同时,为了区分各种植物的性质和对五谷的影响,炎帝特地来到天上,从天神那里取来红色的神鞭鞭打百草时突然发现可做药,为了掌握草药的性能,炎帝几乎每天要尝成百上千种草药。另外,炎帝从那时起创立了农耕生产,以此开启了农耕文明。素有“一鸡鸣三县”之说,而作者借此却写出了羊头山“地理很特殊”和“鸡鸣听三县”的诗句,其实诗句中的“听”运用的非常巧妙,在这里如同“闻”,闻则听,听亦闻。语言朴实,且回味无穷;未做修饰,乃音律悠长。李树林的这首五律诗是编辑唯一一字未改的诗,也是编辑为之推崇的一首好诗。编辑虽未与诗作者谋面交谈,但有句话:字如其人,诗如其性。记得还是2017年11月,编辑是在集团检查学习党的十九大笔记及心得体会时,偶然发现李树林的学习笔记本末页用铅笔草写的一首《顺口溜》,当时,编辑对其稍加修改发表在复刊半年的《成功》内刊,博得了好评。至此以后,李树林陆续在内刊发表了十余首短诗,时日彼长,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矿山、矿工的生活的影子,虽“土”却接地气。
       近几年来,集团各个行业渐露和涌现出不少诗歌爱好者,其中不乏基层的中层管理者和普通的员工,他们写出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歌,有古体诗,也有近体诗,还有现代新诗,作品在《成功》内刊时有发表。因此,从诗歌的“窗口”也可以管窥到成功企业文化有着深厚的根基和底蕴。联盛公司常永发也是一个诗歌写手,他发表的《成功颂》、《采煤》、《矿产表》等,以古体诗见长,直抒胸臆,表露真情,有对祖国的歌颂,也有对矿山的钟爱,其作品显露了作者生活的阅历和较深的文学功底。首阳山煤业武亚男《风中的轻语》是典型的现代诗,作者运用自如的长短句柔和了散文诗的特色,尤其是句式里“父亲蹒跚的背影,仿佛与我远行的握手”如同现代作家朱自清《背影》里“在晶莹的泪光中,又看见那肥胖的,青布棉袍,黑布马褂的背影”一样的耐人寻味,有一种静止的动感,让人思绪万千。曾经是成功员工的杨鸿运《送君行》藏头诗,以嵌入式写法,委婉地道出了作者送君时的不舍心情,“杨柳依依江水平,鸿雁南归遍地青。运转恰遇四月雪,赠君一曲踏歌行……”此诗以物拟人,以实叙情,独具特色。贵州车厂的杨信涛《感悟黎都工匠》、《普通员工黄仕海》等诗,散发着时代的正能量,蕴藏着成功人的不懈追求。集团文化品牌部的李新旺,私下以《自传体》叙述了其的经历,虽未曾发表,但可以看到他对诗的喜爱。“本人李新旺,出生在沙庄。山东泰安市,县名叫宁阳。背倚泰山南,面向圣人乡……”、“幼时家境寒,温饱难保障。唯有勤读书,发奋题金榜。偏爱绿戎装,终把军校上。学习兼训练,都在石家庄。四年磨一剑,如愿入了党。毕业到长治,基地似故乡。一晃二十年,军旅情难忘……”、“回眸过去事,韶华已流淌。自主再择业,成功把班上……”从这里不难看出他曾经发表在《成功》内刊的《成功赋》并非偶然,特别是以赋的体裁记录了集团创业发展的轨迹,似有“潺潺溪水、清清流动”的感觉。作者还见长于自由诗,近日连续发表,如《战疫英雄 时代雷锋》《抗疫偶题》《拥抱春天》《植树节畅想》等,吟之上口,嚼之有味,十分难得。诗歌,从古至今一直是文人墨客表达情感的载体,同样也是广大诗歌爱好者热宠的体裁。不论是来自“山川异域、风月同天”的古诗温暖,还是“仰天长笑、大河落孤雁”的新体感染,赋予了诗歌强大的生命力。集团文化品牌部的潘存海的《天涯》一诗,“寒月风削剑”、“伐柴换酒钱”句式紧凑且富有想象,粘贴古韵且新意凸出,比如“醉箫夜”、“影自斜”、“品夕阳”、“朝天阙”等词句盐淡适中,给人一种回味和遐想。他在《成功》内刊发表了多篇诗歌,均见诸于此类古韵形式,也算是独家风格。当然,在成功集团各行业板块能写诗歌的还有许多,有心的读者也许还能记得他们的名字和诗歌作品,像西山煤业白亚军的《军歌恋》、太义掌煤业郭继涛的《致矿工》、成功汽车原晨的《秋绪》、原成功汽车杨阳的《处世谏言·三字经》、首阳山煤业付红星的《掘进标准化·顺口溜》、西山煤业随岩科的《一个光明世界》、首阳山煤业张钧煜的《咏雪》、联盛公司张俊良的《煤矿工人》、太义掌煤业路雁书的《我爱你成功的汉子》、西山煤业李志英的《回望矿山》、集团资产财务部吕艳昌的《爱的一生爱着过》、西山煤业杨彩奇的《岁月如梭》……由于文章篇幅过长,编辑对集团诸多诗歌爱好者的作品就不一一进行评点,但面对成功的发展,成功诗歌爱好者总会记录些什么进行表达。当几句诗歌出现的时候,或许会感到诗歌魅力无穷。
       诗歌,不仅是语言的最高艺术,也是成功企业文化建设的平台之一,正像托尔斯泰曾经说:诗是人们心里燃起来的火。这种火焰燃烧着,发出热,发出光。诗歌已是成功人品味生活的“作料”。

 

下一篇植 树 节 畅 想

 
版权所有©山西成功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成功集团
地址:山西省长治市城东路102号
电话:0355-3031838 传真:0355-3031838
晋ICP备13008274号-1
 
 
Produced By 中联网站管理平台 v9.0 ::..,中联科创